海南飞鱼游戏复试投注表
當前位置:首頁 > 金融 > 正文

怎么推動供給側結構化改革?滕泰:放松三大約束2015-12-12 10:39:45 | 編輯: | 查看: | 評論:0

1

【財經網訊】 “怎么推動供給側結構化改革?放松供給約束。中國經濟在我看來有三大供給約束,使經濟不能自由地前行。”,11月20日,萬博新經濟研究院院長滕泰在“第十一屆中國證券市場年會”上如此表示。

第一個降低的約束就是高融資成本約束,降準降息減少金融抑制,讓錢的成本降下來

第二,減稅。宏觀的稅負綜合稅負37%,2014年,2013年36%點多全世界最高的國家之一,企業承擔的綜合稅費40%,這么高的稅負情況下誰還愿意創業搞企業?

第三,高行政成本的約束。干個活兒這審批那審批,這屆政府一上來就致力于減少審批減少行政管制。中國經濟負重而行不能中高速增長的原因,降稅降融資成本減少行政成本的約束給企業減負是刺激經濟恢復增長動力的最短期有效的措施。 

以下為演講全文:

滕泰:各位上午好!非常高興有這樣一個場合跟大家分享供給側研究的體會,11月10日習近平總書記提出要加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11日李克強總理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又提出了要創造新供給、新動力、新需求。碰巧之前的前一天在11月9號總理座談會上我也做了這樣一篇報告,就是剛才資料里面的題目“推動供給側改革,全面降低企業成本,開啟增長新周期”。在這之前三年前12年的這個時候我還發表了一篇引起一些爭議的文章,叫做“新供給主義宣言”,之后三年里面連續發了十幾篇學術論文,出版了兩本著作都是從完善新供給主義經濟學學科體系。

今天結合做新供給研究淺薄的體會談談怎么推動供給側結構化改革,僅代表個人意見,不能跟中央掛鉤。首先中央這個時候提出來供給側結構化改革毫無疑問是抓住了當前中國經濟運行的主要矛盾,有可能開啟一個經濟增長新周期。什么是當前中國經濟增長的主要矛盾?我們對比一下2007年以后中國經濟和美國經濟的走勢區別,深入分析一下背后的動力原因就可能找出答案。07年下半年開始美國的次貸危機已經有所發酵,而恰恰那時候中國經濟也達到了一個最高點,在07年三季度。美國進入08年全球金融危機,中國經濟也下行,07年10月份開始喬布斯蘋果手機問世以后一直到2009年年底實際上美國處于新供給的形成階段,以喬布斯的蘋果產業鏈為代表的美國經濟,雖然08年、09年還不行,但是新的經濟增長點已經在醞釀,新的需求在不斷被激發出來,新的增長動力已經開始形成。

2010年以后,美國經濟進入新供給擴張階段,僅蘋果產業鏈居然帶動了美國經濟的出口、消費增長、資本市場繁榮,從而使美國經濟迅速走出了危機,恢復了增長的動力,重新成為全球經濟增長的火車頭。與此同時,中國經濟開始有所分化,08年、09年我們也出臺了一些刺激總需求的措施,使經濟迅速短期回穩,但是在10年一季度創出了季度GDP增長13%的新高以后到現在連續五年處于下行過程當中。為什么會這樣?因為我們太多的產業處于供給成熟和供給老化階段,這就是中國和美國過去經濟從2008年以來走出兩條不同曲線的原因。我跟總理私下談到這一點,就一個蘋果產業鏈,總理說,是啊,新供給真厲害。這是當前中國經濟的主要矛盾,一個經濟周期按照新供給主義經濟學,完整的經濟周期劃分為四個階段,新供給形成階段、供給擴張階段、供給成熟階段、供給老化階段,如果太多的產業處于供給成熟和供給老化階段的話,那么供給就不能夠創造自身的需求,所以薩伊定律告訴我們,供給能夠創造自身需求,那是老供給經濟學,那是錯誤的,新供給創造新需求,供給成熟的階段也能夠創造一定的需求,但是創造的效率在降低,供給老化的產業比如鋼鐵、煤炭投入進去沉淀下來再也出不來。要解決中國經濟當前的問題就應該從供給處著手著力發動結構性的改革,調整經濟結構,這就是我所理解的為什么當前提出來要發動供給側的結構性改革,一點淺見供大家參考。

如何推動供給側的結構化改革?新供給創造新需求,在當前階段哪些經濟算是新供給?軟財富行業,比如知識經濟、信息經濟、文化經濟、金融經濟其它社會服務業代表的經濟,這五大軟產業財富的源泉不是地球資源。我在這兒做一天演講消耗什么地球資源,污染什么環境嗎?但是它也是有價值的。《證券日報》辦這一個會本身就是創造軟財富,剛才說的五大軟財富在美國經濟當中占的比重是79%,而在中國只有49%,差30個點,這就是我們的差距。如果說軟財富行業不能否定硬財富制造業的話,硬財富制造業怎么辦?我有一個建議,通過經濟轉型附加上更多的軟價值。比如特斯拉賣的到底是汽車還是環保和時尚?可能真的不是賣汽車制造的錢,而是后者。奔馳的總設計師有一句話,他說我們賣的不是交通工具,我們賣的是一件藝術品,碰巧它會跑。這是他們對哪怕從事制造業,賣的是軟價值。我身上穿的這件襯衫可能值一千可能值兩千,硬財富的價值棉花和布的價值可能就值一百,那剩下的90%的價值是什么?軟價值。雖然我們還有很多對硬財富對制造有很多需求,但是我們更多看中附著在上面的怎么滿足我們精神需求的那樣一些東西。總理的專家咨詢會上我匯報了我的觀點,克強總理幽默用通俗的語言給我歸納了一下,以前我們創造財富更多的是用自然資源,以后的話可能更多用人的資源;以前我們主要靠勞動,現在可能更多靠智慧。我想他是理解了我的意思。對于我說的特斯拉、奔馳的例子,他舉了另外一個例子說明,前一段中國很多消費者去日本買馬桶蓋,媒體上很多批評,但是人家賣的不是馬桶蓋是健康、保健,這也是用幽默的語言非常簡單闡明了中國經濟結構轉型的道理和道路和方法。這是我提的第一點,怎么推動供給側結構化改革,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新供給創造新需求產生新的消費合新的動力。

第二,怎么推動供給側結構化改革?放松供給約束。中國經濟在我看來有三大供給約束,使經濟不能自由地前行,一個供給約束高融資成本約束,2013年錢荒以來,之前融資成本就高,錢荒以來更高。這兩年很多種小企業大批倒閉,有的廠商一看放個高利貸能掙個10%、20%的利潤把實業關了,都去放高利貸。很多企業的毛利本來就是五個點十個點,借個錢就那么高的利,誰還干企業?高融資成本壓垮中國經濟。要使中國經濟恢復增長動力,第一個降低的約束就是高融資成本約束,降準降息減少金融抑制,讓錢的成本降下來,中國是全世界錢最多的國家,怎么能夠錢最貴呢?我記得去年在這個會議上也是我在這兒演講,當時沒有講新供給主義,講的降低融資成本降息降準,我講完之后一定要降息降準,后面學者批評我放水能夠救中國經濟嗎?當天晚上我記得11月21號當天晚上降息,很多人發短信,你上午呼吁降息晚上就降了,你不是朝發夕至嗎?我開玩笑說,我過去一年每天早上都在呼吁降息,任何時間晚上降我都蒙對了,降慢了。總之,降低融資成本還要繼續有空間,雖然從2014年11月以來采取了正確的措施,3月份短期利率下來了,3月份長期利潤下來了,在全球還是偏高的,還要進一步降低。

第二,減稅。宏觀的稅負綜合稅負37%,2014年,2013年36%點多全世界最高的國家之一,企業承擔的綜合稅費40%,這么高的稅負情況下誰還愿意創業搞企業?降低供給約束第二個關鍵點就是降稅。有人說減稅之后造成財政缺口怎么辦?可以發債,中國赤字率2.4%,假設明年減稅三萬億的話,你看看中國企業經濟增速會達到多少?增發國債三萬億就完了,現在很多人拿錢沒地方花,減稅直接降低企業成本刺激投資,減稅直接提高消費者的收入次級消費,你發債吸納的是社會閑置資本沒地方去的錢拿過來再彌補財政缺口。到五年以后你還的時候中國進入通貨膨脹經濟過熱的時候再還債還熨平經濟周期,這時候減稅發債一箭三雕,既能吸納社會閑置資本同時熨平未來的經濟周期。

減什么稅?營改增行嗎?小打小鬧沒有意思,降低主力品種比如企業所得稅,如果企業所得稅從25%降低五個點七個點你看看是什么結果,資本市場也會好。

第三,高行政成本的約束。干個活兒這審批那審批,這屆政府一上來就致力于減少審批減少行政管制。中國經濟負重而行不能中高速增長的原因,降稅降融資成本減少行政成本的約束給企業減負是刺激經濟恢復增長動力的最短期有效的措施。

解除供給抑制,三駕馬車投資、消費、出口不是財富源泉,只是價值實現的條件,你創造了財富以后能不能賣出去是需求決定的,但是財富的源泉是什么?五大財富源泉,第一人口和勞動,這兩年人工成本上升得很快,企業受不了,到底怎么樣放松改變人口政策,改革戶籍制度,改革社保制度才能夠提高人口和勞動的供給效率降低人工成本。第二個財富源泉土地和資源,我們的土地有的產權都搞不清楚更不要說自由流轉。怎么樣盡快給土地確權,怎么樣深化土地制度改革,怎么樣推動土地流轉才能夠增加土地的供給效率,降低地租和資源的供給成本,企業也受不了,這兩年地租漲,很多企業就這么倒閉了。第三個財富源泉是金融和資本,中國錢最多,中國為什么錢最貴?一定是存在著嚴重的金融抑制,出了降息降準,怎么從制度上改變金融抑制的情況,讓中國人享受到作為儲蓄最豐富的國家享受到最廉價的資本。第四,解除創新和技術的抑制,這也是財富的源泉。如何改革教育體制改革,創新體制改革,我們的教育體制大學培養的是創新性人才嗎?最后一個是制度和管理,制度和管理也是財富的源泉,80年代人民公社的時候70年代餓肚子,改成聯產承包責任制立刻吃飽飯,制度就是財富的源泉。如今推動混合所有制改革也是一樣的,現在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有沒有激發國有企業干部和員工的積極性,如果沒有的話這個改革的動力顯然不到位。很多人用三四分的力氣干活兒消極怠工,這個對資源是多大的浪費。

解除金融抑制對人口和勞動的抑制降低人工成本,解除對土地和資源的供給抑制提高土地的供給效率降低地租成本,解除制度的供給抑制降低管理成本提高管理效率,解除對創新的抑制降低技術的成本,解除金融抑制降低資金的供給成本。每降低一個點的融資成本,就會有幾十萬家企業從盈虧平衡點上變為盈利,每降低一個點的稅收就會有上百萬家企業煥發出勃勃升級,如果從剛才說的五大財富源泉方面都降低5%、10%的成本,中國的經濟增長何愁7%何愁8%,誰說中國經濟增長非得往下走?

以上是我對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淺薄的看法供各位批評,謝謝大家!

上一篇:陳劍夫:本輪股市大漲大跌暴露市場結構體制多方面缺陷 滕泰:建議明年減稅發債三萬億下一篇:

?
海南飞鱼游戏复试投注表 北京pk10怎么看中奖 11选5前2直选技巧 bt365官网 北京pk10软件安卓 后一5码倍投计划表 1977通比牛牛的规律 ③肖默认版块 抢庄牛牛游戏大厅 98彩票网下载 重庆时时计划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