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飞鱼游戏复试投注表
當前位置:首頁 > 每日資訊 > 正文

谷歌的雄心:要技術要自由,不要國家2015-12-21 22:31:09 | 編輯: | 查看: | 評論:0

近日,又有傳聞稱谷歌將重返中國,但再一次被辟謠了。2015年對于谷歌而言,是不平靜的一年。8月11日,谷歌聯合創始人兼CEO拉里·佩奇(Larr
近日,又有傳聞稱谷歌將重返中國,但再一次被辟謠了。

2015年對于谷歌而言,是不平靜的一年。8月11日,谷歌聯合創始人兼CEO拉里·佩奇(Larry Page)宣布將重組集團公司,新公司Alphabet將取代谷歌在納斯達克上市。

Alphabet之后發布的員工行為規范中,谷歌著名的“不作惡”信條并沒有出現,(雖然在Alphabet旗下的谷歌員工仍要同時遵守原有的規范)再次引發熱議。

另外,9月谷歌還更換了logo,是16年來最大調整。

除了自身的變化,外部壓力也不小。今年4月,歐盟指控谷歌在互聯網搜索領域濫用市場主導地位。9月,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被曝正對谷歌安卓系統壟斷展開初步調查。11月,谷歌又因避稅問題遭歐盟相關機構質詢。

不過,中國網友最關心的還是谷歌重復中國的傳言。從谷歌注冊China系列域名,到媒體屢次撰文炒作,再到Alphabet執行主席施密特直言“谷歌確實想再回中國”,直至這次像模像樣的“谷歌回歸中國新聞發布會”通知,聲勢似乎一浪高過一浪。但缺席第八屆中美互聯網論壇,又令人難以對其重返中國的前景表示樂觀。

谷歌是否會重返,尚無人能斷言。在許多國人的印象里,它是優質搜索的象征,但也與棱鏡門、瘋狂避稅、壟斷、政治化炒作等相聯系。本文則介紹了谷歌的又一副面孔,抑或是無數張面孔下的“里子”。

谷歌的骨子里似乎透著要代碼不要法律,要自由不要國家的傾向。這或許是硅谷IT男們的典型思維。然而,作者引述斯坦福大學——無數谷歌人畢業于此——傳播學教授弗雷德·特納(Fred Turner)對學子的講話指出,“不要指望科技可以代替政治的艱巨任務”。

然而,作者沒有闡釋,如果谷歌本身不能取代政治、脫離政治,它將如何與“政治”相處,將服務于何人。確實,在后斯諾登時代,當某些秘密成為世人皆知的事實,有的話已經沒有點破的必要了。

美國得克薩斯州的首府奧斯汀每年三月都會成為世界的中心,至少在數字世界中。屆時,數以千計的軟件開發商、計算機編程員和黑客從四面八方飛赴這里,參加 “西南偏南”( South by Southwest)音樂節,這是世界上最大的科技盛會之一。一身宇航員裝扮的婦女和頭戴牛仔帽的男人悠閑地漫步在大街上。Facebook公司創始人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姐姐(Randi)還曾在那兒采訪熱門美劇《紙牌屋》的制作人。這一切就像是一個豐富多彩、面向未來的數碼界全民集會。

Alphabet執行主席、前谷歌集團執行董事長、前谷歌CEO艾瑞克·施密特(Eric Schmidt )看起來有點和這里的氛圍格格不入。但59歲的施密特和他32歲的同事賈里德·科恩(Jared Cohen)合著了一本書,書名為《新數字時代:重塑人類、國家和商業未來》,這是一個對未來的宣言。

\
科恩與施密特


施密特如同是科恩的再生父親:6年前他在前往巴格達的途中結識了這位一頭深色卷發的政治學專家,此后將其從美國外交部中挖走。科恩現在領導著谷歌的智庫“Google Ideas”。

兩位作者為了寫這本書游歷了不少于35個國家,但是書中并未涉及阿富汗、肯尼亞人目前的生活狀況。施密特和科恩似乎對當前并不感興趣,而是專注于對未來的研究。這本書幾乎都是用將來時撰寫的,描述了一個政治烏托邦,與迄今為止所有的政治烏托邦不同之處在于,它被想象為非政治的。在這里,國家、政府和議會只扮演很小的角色,它們被一種在兩位作者看來更為強大和可靠的事物所代替,簡單來說,就是比傳統形式的政治更好的東西——技術。

在施密特和科恩的這本書中,比以往都更加明確地表明了是什么讓谷歌如此“獨一無二”。谷歌對當前的政治機制提出質疑,同時與絕大多數其他企業的不同之處在于,它的目的不僅僅是提高銷售額、股票價格以及追求利潤最大化,谷歌想要的更多:傳播一種意識形態。

谷歌認為,國家是一種過時的形式。沒有什么可以解決21世紀人類所面臨的問題,如氣候變化、貧窮和醫療保健。只有科技發明才能拯救人類,施密特和他的合伙人科恩如是說道。

國家無法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谷歌便建立了自己的太陽能發電園區。如今,這家公司三分之一的電能來自可再生能源。美國可再生能源的發電量總共也才占總發電量的10%。甚至綠色和平組織也對此大加褒獎。

國家無法組織好公路交通,使公路上不再有傷亡出現嗎?谷歌便設計出一款無人駕駛汽車,從而避免人為失誤。谷歌正在建立一支由一百輛這種無方向盤、油門踏板、剎車和離合器的轎車組成的車隊。只需按一下智能手機上的地圖,汽車便會駛往選定的地點,而乘客只需安心地睡覺或者看報紙。

國家無法改革昂貴的、過度監管的醫療保健體制?互聯網公司便為糖尿病患者研發出可以簡單迅速測量出血糖指數的隱形眼鏡和電子病歷。它們還想出可“透視”個人DNA的方法,從而每個人都能知道怎樣更長久地保持健康。

國家無法使非洲、亞洲和拉丁美洲不發達地區實現現代化?互聯網企業便設法使每個人都能夠上網。谷歌試驗將天線固定在氣球上,從而能夠飄浮在20千米高空中,在一次試驗中,這樣的氣球已經使巴西一個偏遠小村莊坎普馬約爾的小學可以連接互聯網。

地球的統治權一直被干部、官僚以及委派的代表所掌控?在大會上、黨代會上以及首腦峰會上總是由他們起草法律、撰寫法規和協議,謀求達成決定我們生活的協議?這是谷歌所倡導的世界出現之前的、由政界掌控的舊世界。

而以科技為中心的新世界是由一批寡言少語的工程師、編程員、腦力勞動者以及愛讀科幻小說的計算機狂人所決定的。我們或許可以稱這樣一個世界為谷歌聯合國。

問題是:哪一個世界更好呢?

或者:未來屬于哪一個世界?

今天,谷歌已然成為了一個世界強國,一個沒有國界、未在任何地圖上標出的世界強國。也正因如此,這個國家同時也帶來巨大的希望與恐懼。的確,谷歌沒有航空母艦、警察、法院和監獄。這些都只是傳統形式的國家才有的。谷歌也不編寫法律。但是谷歌有十分強大的力量,因為谷歌制定了支配我們生活的其它規則:代碼。

這些代碼,也就是計算機程序決定著例如我們從世界中獲取什么信息,記錄著我們與誰交流,我們買了什么東西,并建議我們怎樣睡眠更好以及怎樣飲食更健康。在許多國家,一直以來都是由計算機程序決定,誰獲得哪項醫療保險,誰在何種情況下獲得貸款。

世界上最德高望重的憲法學者之一、哈佛大學法學教授勞倫斯·萊斯格(Lawrence Lessig)說:“代碼就是法律”。

上一篇:第一頁 彩票遇上大數據,將收獲怎樣的結果?下一篇:

海南飞鱼游戏复试投注表 彩票77原版 最新时时技巧大全 甘肃甘肃十一选五 竞彩5场3关 香港马会开码结果直墦开奖结果 2019时时彩停售时间 北京pk拾要怎么抓走势 逆袭时时缩水软件 pc28预测软件 广西体彩官网开奖公告